体育电影引关注 《我,花样女王》揭花滑潜规则

《我,花样女王》——一部花滑冠军的盛衰记

体育电影引关注 《我,花样女王》揭花滑潜规则

《我,花样女王》是一部典型的传记片。女主角坦雅是美国首位完成高难度冰上三圈半跳跃的花样滑冰选手。然而坦雅的童年并不幸福,母亲是一位粗鲁的中年妇女,坦雅的童年长期处于被打骂的暴力对待中,尽管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坦雅最终成为了一名优秀的花样滑冰运动员,但从小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暴戾性格让坦雅断送了自己的运动生涯。

由于比赛时买不起昂贵的比赛服和性格乖张,尽管出色地完成了高难度的动作,但坦雅依旧拿不到高分。一次退赛后,坦雅过回颓废的生活,直到教练找到自己,她才开始改变形象,认真训练。然而,恢复训练后的坦雅再一次找到了之前因为家暴而离婚的丈夫杰夫。杰夫伙同自己的好友肖恩在比赛前袭击坦雅的竞争对手南茜,而毫不知情的坦雅被卷入其中,尽管最终成功参加了奥运会,但背负巨大舆论压力的坦雅仅仅获得了第八名。因为袭击事件,年仅24岁的坦雅被判处了终身禁赛。最后站在听证会上的坦雅苦苦哀求:“让我去坐牢吧,这样我还能继续滑冰”。但一切都已经成为定局,坦雅最终失去了花样滑冰这项她最钟爱的职业。

与以往充满正能量的体育电影不同,《我,花样女王》取材自真实的历史事件,讲述了传奇的花滑冠军如何走下神坛。尽管电影的前半部分展现了坦雅刻苦、励志的训练生活,但同时也暴露了坦雅扭曲甚至畸形的成长环境,正是在这种不健康的成长、训练环境影响下,坦雅对世界、对爱情的认识都发生了扭曲,也因为这样,坦雅轻易堕入了一段充满家暴的婚姻生活,甚至在离婚恢复训练后对家暴的前夫仍然念念不忘,而这一段荒谬的情感经历最终毁掉了年轻的坦雅的运动生涯。

人的成长环境影响着人一生的发展,而对于面对沉重训练压力的运动员来说,成长、训练环境造成的影响更是成为运动员职业生涯的决定因素。运动员从小在几乎完全封闭的训练状态下长大,日复一日的训练难免让运动员在心理上发生变化,而如何对运动员的成长环境做出保障、对心理问题进行疏导成为了现在运动员培养过程中的重要一环。

与影片中刻画的不健康的成长、训练环境不同,目前大部分运动员的培养都把竞技水平和心理素养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大批针对运动员心理辅导的讲座成为了运动员训练之余的必修课,而针对教练的培训不但让运动员在训练技术提高上有了专业保证,在训练之外的人格培养也有了依靠。

而影片中揭露的比赛“潜规则”也随着体育的发展逐渐减少。确保比赛的平等、无差别对待成为了无论是奥运会还是一般体育赛事中越来越根深蒂固的原则。在2016年举办的里约奥运会上,来自叙利亚等战乱地区的运动员组成的难民代表团首次登上了奥林匹克的舞台,而这一代表团将在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上再次出现。只要心怀奥运梦,不分种族、阶级、出身的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踏上奥运赛场,而他们在赛场上的表现更不应该受到差别对待。

《我,花样女王》是一部打破了传统体育电影的励志主题,而是用一种黑色幽默的方式呈现了一个花滑冠军从颠覆走到谷底的曲折路程,影片在让我们扼腕叹息的同时也让我们产生了更多的思考,运动员的培养不仅仅是技术上的提高,对运动员良好成长环境和心理环境的营造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而更重要的是对充满平等、无差别精神的体育世界的营造。

《性别之战》——男女平等照亮世界网坛

影片《性别之战》讲述了女子网坛传奇比利·简·金与鲍比·里格斯之间进行的“性别大战”。网球大满贯赛事举办者拒绝向女性选手支付和男性选手同样金额的奖金,这一不平等条约引起了比利·简·金的不满,她决定和其他运动员携手《世界网球杂志》发行人成立女子网球协会。

这件事引起了从网坛退役多年的鲍比·里格斯的注意,作为前冠军选手,鲍比·里格斯在自己盛年时期并没有多少出风头的机会,所以他决定向知名女选手发起挑战,通过男女对抗的方式,来贬低女子选手在网球方面的技术和价值,借此重回公众视线。随着澳大利亚女子名将玛格丽特·考特的战败,鲍比·里格斯变得更加嚣张,这也促使金向他发起了挑战。在鲍比·里格斯忙于“吸金”的时候,金始终努力训练,最终,这场跨性别网球大战以金的获胜结束。